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醫凌然 > 正文 第832章 關腹

正文 第832章 關腹

    晚上6點。

    ??第四臺手術完成,凌然檢查了一圈,就脫了手套,道:“我先去吃飯。”

    本輪的助手呂文斌立即答應一聲。他今天主刀做了兩臺tang法縫合,正是渾身有勁的時間。

    凌然點點頭,就出了手術室,并不去等助手們。手術室里向來如此,主刀永遠擁有更自由的時間,享受更好的待遇,做最少的瑣事,歸根結底,就是主刀的時間最值錢。

    那些等待做手術,甚至等待做手術而做不到手術的病人,所期待的向來都是高技術的高階醫生的治療,而不是小醫生既不高明也不殷勤的服務。

    凌然離開以后,呂文斌也不用動手,向后退了一步,就道:“交給你們了。”

    作為小醫生中的小醫生的規培醫生瞿霄濂頓時滿臉興奮地撲向開腹中的病人,進修醫生任麒同志稍微猶豫了一下,不積極也不消極。

    任麒自然是不稀罕關腹這種操作了,但他知道呂文斌是想看看他的操作的,任麒也就沒什么反應的操作著。

    換成進修醫生到他的縣醫院里,任麒肯定也是一個操作。關腹操作簡單,但能看出醫生的習慣如何,基礎狀態如何。關腹操作好的,不能證明是一個好醫生,但就可以做進一步的測試并放手了。關腹操作不好的,最多再給一兩次的機會證明自己,否則就說明是一只渣了。

    瞿霄濂站到任麒對面,給他扯線做輔助,也是瞪大眼睛看著,模擬著自己上陣時的狀態。

    呂文斌則是扎手看著。

    關腹關不好也會有許多的麻煩。比如有的患者,傷口不停的感染,總是無法愈合,就會非常痛苦。

    許多內臟器官如胃、肝等等,都是沒有神經的,所以哪怕是割掉了一半,傷重如斯,病人自己也是沒有直接的觀感的。但是,一個小小傷口就在自己面前化膿感染,疼痛不堪,哪怕是不致命,哪怕只是一點小小的毛病,病人也會萬分沮喪,難過且抱怨。

    呂文斌是管床醫生,所以也是非常重視關腹的質量,眼睛盯著任麒,隨時準備叫停。

    進修醫生對云醫這樣的大型三甲醫院來說,是標準的廉價勞動力,如果進修醫生的技術很好,醫院會比較高興,但也高興不到哪里去,畢竟,幾個月以后就會走了。如果進修醫生的技術普普通通,甚至糟糕,醫院也不在乎,重點在于不要出事,順便利用勞動力。或者相反。

    不管怎么說,再愚蠢的外科醫生也有用武之地,充當一個人的部分,去值夜班也是好的。

    所以,呂文斌只關注任麒縫合的好不好,并不在乎叫停是否會對他造成影響。

    任麒緊張而熟練的做著關腹。

    幾分鐘的時間,就讓任麒渾身出汗。

    “麻煩給擦個汗。”任麒不能讓汗珠滴到潔凈區,這種低級錯誤是實習生可以犯的,可不是他這種老油條能做的,那會變成笑柄的。

    護士用鑷子夾了棉紗,隨意的給任麒擦了擦汗。

    “多謝多謝。”任麒連聲道謝。

    在縣醫院里的時候,他也沒少罵同臺的護士,但在上級醫院,任麒知道,自己現在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護士和小醫生們。

    反而是高級醫生和醫院的領導,和他沒什么關系……

    “恩……完成了。”任麒盡管有些緊張,卻是沒出什么錯的狀態,關腹還是太簡單了。

    呂文斌“恩”的一聲,問:“忘了什么沒?”

    “忘……”任麒立即機警的思考起來,幾分鐘后,才緩緩的道:“是我剛才沒講笑話嗎?”

    呂文斌嘴角抽搐了兩下,咳咳兩聲,道:“幫忙收拾一下,然后來吃飯。”

    說著,呂文斌也出門去了,留下規培生和任麒,以及幾名護士,一邊點數紗布,一邊收拾手術臺。

    一切停當以后,任麒也沒敢花時間吃飯,隨便要了幾個包子,墊了墊肚子,就重新奔著手術室里去了。

    凌治療組的幾名實習生和規培生都是如此,反而是其他組的實習生和規培醫依舊安安穩穩的坐在椅子上,慢條斯理的吃飯。

    這既是因為其他組的手術量少,更是因為各組給予小醫生們的機會不同。

    對凌然以外的治療組來說,一周二十臺左右的手術,分配到主治和資深住院醫一層就捉襟見肘了,分配給初級住院醫的,乃至于規培和實習生的就更少了。小醫生們跑的再快,連個關腹的機會都撈不到,自然缺乏動力。

    手術臺邊能站的人也有限,上級醫生的手術少,自然對下級醫生不做強制要求,尤其是急診科這樣的科室,日常工作多的很,無數的瑣事,才是層層摒棄又喜布置給下級的任務。

    任麒卻是稍稍有些累,到了手術室里,發現手術已是開始,就站到跟前看,見到左慈典,連忙打了聲招呼,又帶著笑,道:“凌醫生剛吃完飯就做手術,太敬業了,今天是要做到幾點鐘啊。”

    “這是今天最后一臺了。”左慈典微笑,道“:“凌醫生最近習慣飯后做一臺手術,說是比較消遣,類似飯后百步走的意思,做完了,他才回家的。”

    任麒傻傻的點點頭:“飯后一手術?”

    “差不多的意思吧。”左慈典笑么么的,雙手抱胸,再道:“今天沒你什么事了,可以早點回去休息。”

    “哦,好的……”任麒應了一聲,又不太想走:“我還不太累,想再看看。”

    他來云醫的目的,可不是受罪吃苦,而是為了學技術來的,哪怕現在做的是一臺簡單腹腔鏡下的膽囊炎手術,他也不想放棄。

    左慈典自然不會催促,只笑笑道:“愿意看就看。精力好的話,明天可以早點來。”

    “好的,沒問題。”任麒立即答應一聲。

    “我們的工作時間長,能適應吧?”左慈典笑問。

    “沒問題的,到7點鐘的話,其實和我們縣醫院也相差不多。”

    “那就好。不過,我們說早起,那都是非常早的,你要是覺得累,就說一聲,我給你們調整一個排班就行了。”

    “好的,我明白。”任麒說著笑了起來,表情輕松的道:“我讀書的時候,實習生們還要打掃醫院廁所的衛生呢,早起就太正常了。對了,大家一般過來的時間,是早上幾點?”

    “四五點吧,底線是比凌醫生來的早半個小時。”

    “四五點?”

    “早的話會到兩三點,但這種情況比較少見。你明早過來的話,三點鐘或者三點半就可以了。”

    任麒的身體終于開始顫抖了:“所以,我們的工作時間,實際上是凌晨3點到下午7點鐘。”

    “差不多吧。”

    任麒機警的看看兩邊,問:“話說,云醫的廁所在哪個位置?”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